现在网络中、微博上、朋友圈里

2018-06-05 14:10

作为同学眼中的学霸,除了专业学习之外,小蒋还用手机下载了不少英语学习、网络公开课、新闻客户端等软件,排队、乘车、等人时都掏出来看看,以前惜时如金的人会怀揣一本书,但现在换成了手机、电子书、平板电脑等。

小蒋坦言,知识获得的便利,确实让知识显得廉价:通过电子产品获得的很多知识来得快、忘得也快。看似天南海北知道很多,比如讲到一个新闻大家都说看到了,但细究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家庭教育应当怎样做呢?刘春琼认为,玩电脑游戏不是洪水猛兽,而在于玩它还是被它玩。用心理学语言说,就是注重游戏本身的认知内驱力对孩子的积极影响,弱化自我成就感对它的单一依赖,关键是要了解孩子内心真正的需求。一个在网上泡了10天的孩子如果是在看佛经,并非就是网络游戏成瘾,这意味着他可能在逃避学业或人际关系问题。

随着教学条件的改善,越来越多的孩子在国内学校里,就能通过教学平台、云媒体等渠道,打破时空限制参与哈佛大学、耶鲁大学的课程学习。桑志芹认为,学生们百科全书式知识获取的便利和快速更新,必然倒逼教学方式上的创新改革,照本宣科的教育方式行不通了。教师应更加注重启发孩子的思考能力,进行引导式、互动式教学。小学阶段更多是打基础,中学阶段逐步培养思考能力,大学阶段则在反思中融会贯通。

对学生来说,新媒体的优势主要体现在知识的更新与获得上。南京一所高校大二学生小蒋讲了两个小经历:

这正是刘春琼最担心的。浅阅读、碎片化阅读,使青少年思维简单化。用转发、点赞替代了自己的观点,用别人的思想代替了自己的思考,制造博学假象,不做深入思考,甚至置观点本身的内在逻辑于不顾。刘春琼认为,青少年的思维尚处于快速发展时期,不够成熟,尤其是其相对主义的思维特点,使他们更重视观点的新奇性,只在乎是否吸引眼球,而不关心是否具有合理性和逻辑性。这一时期如同给盆栽修剪枝叶的过程,习惯于、喜欢上这种思考方式会形成碎片化大脑,造成大脑的深入开发过程丧失殆尽。而这种变化几乎是不可逆的。

从某种意义上讲,对青少年而言,与其由虚拟回归现实,不如让他们从虚拟回归自我探索。刘春琼说,青春期虽然已经有了对虚拟与现实的区分意识和能力,但由于虚拟世界满足了青少年发展中的诸多心理需求,所以他们宁愿沉浸其中。而强调回归自我、减少盲从,尤其是在自我探索过程中,对理想自我的探索和激发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
同时,也应注意到,现在网络中、微博上、朋友圈里,信息繁芜,有一些是不真实的内容。对大多数青少年来说,他们缺乏辨别的经验和能力。对此,专家认为,在这方面,政府的重视和管理能起到很大作用,例如让传播途径变得更加洁净、在媒介管理上更加到位、及时发现和删除不真实信息等等。大众传媒也有责任给青少年提供一个更多元、丰富、健康的文化和成长氛围。

专家认为,让家庭、学校、社会三位一体开展新媒体素养教育,赋予广大青少年良好的判断力与思辨力,以及生存于网络时代的技能,有助于他们的社会化和健康成长。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
桑志芹介绍,在很多国外的经验中,减少对新媒体的依赖,相当一部分是依靠学校教育。在日本,要求学生在公共场合将手机调成静音,公交车上不能大声喧哗。在德国,学生下课后往往喜欢晒晒太阳、和同学们聊天,或者习惯于沿着乡间小道散步和锻炼。

新媒体确实给学习、生活带来了便利,但一些问题也如影随形。桑志芹说,例如,一些作业会让老师们怀疑,这是学生自己的思想还是网上摘录?例如,电子书阅读固然方便,但缺少了翻阅纸张的享受和写笔记的乐趣,甚至丧失了对书本和知识的敬畏。

课堂上,老师问到一个难题,大家虽答不上来,但通过手机上网一搜,马上有了答案;这个暑假,他和几个小伙伴去博物馆,大家分散参观,但通过微信联系,走到哪里都不会失联,在展厅里扫一扫二维码,还能获得更多讲解。

专家认为,在新媒体时代,针对青少年的媒介素养教育迫在眉睫。如何减少青少年的网络依赖、养成独立思考的能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