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3用于产业发展

2018-05-06 14:55

城镇化浪潮滚滚向前,一方面城镇化建设需要大量用地,另一方面,很多空心村土地废弃空置,如何让两者有效对接?长期从事三农研究的李成贵认识到,合理施策,稳妥推进空心村综合整治,既可以促进现代农业发展,又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当前建设用地供需矛盾,促进城乡协调发展。

北京市农委副主任李成贵已连任两届全国政协委员,从研究到实践,他深知三农领域的重点难点所在。一批批青壮年农民离开村庄,老年农民慢慢离开人世,空心村的明天在哪里?

通过调研和思考,李成贵对下一步履职重点,有了明确的方向:为积极稳妥地推进土地制度改革,创新土地利用方式,更好推进城镇化建言献策。

今年全国政协会上,李成贵委员的提案聚焦空心村,他建议重视村庄空心化现象,按照推进城镇化的思路,积极推进新型农村社区建设。

他在各地农村调研发现,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速,大量的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,很大部分农民工不会再回到村里居住。即使是上了年纪的农民工很多也已经不适应村里的生活了,新生代农民工更是不适应。

在李成贵看来,统筹城乡协调发展,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要双轮驱动,构建各美其美、美美与共的新型城乡关系。从操作层面上看,空心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覆盖的成本很高。如果在科学规划、保护好农民权益的前提下,在城镇规划区内推进村庄的适度集中,一部分村庄作为保留村,另一部分则在农民自愿的基础上合并建设新型农村社区,更有利于尽快提高农民的生活质量。李成贵认为,随着城乡社保标准的接轨和公共服务的均等化,依附在户籍上的权益将逐步淡化,这些新型农村社区将成为城镇体系的重要末端。

作为三农政策制定和实践推动的重要参与者,李成贵很高兴地看到,北京市的新型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取得了不错的成效。其中一种模式通过加强土地整理,新增土地1/3用于复垦,1/3用于建设居住和配套服务设施,1/3用于产业发展,很好地解决了地从哪里来,人往哪里去,农民收入怎么增等问题。土地一活,整个农村都活了。

李成贵和同事们以大范围村庄调查数据为基础的估算表明,当前我国村庄空置面积超过1亿亩。